他说写文章也一样是要下苦功的

,但没有具体谈万丽的稿子,他说写文章也一样是要下苦功的,没有捷径可走。
  万丽怀孕快八个月的时候,孙国海把母亲从老家接来照顾万丽。万丽的婆婆身体健康,性格开朗,也算得上是通情达理的,但她跟万丽话不是太多,万丽找她说话,她也会说的,如果万丽不跟她说,她就闷头做家务,不太主动找万丽说话,对婆婆来说,家务事是永远也做不完,做不够的。婆婆对家务事的兴趣,就像万丽对工作的兴趣,好像是与生俱来的,从来不厌烦,从来不抱怨,有时候万丽坐在椅子上看着婆婆一丝不苟地拖地,拖不净的地方,就扔开拖把,拿抹布跪在地上擦,万丽觉得很不过意,让她马虎点,婆婆说,马虎不行的,马虎了我心里过不去的。万丽觉得婆婆很朴实,很知书达理,甚至比孙国海更懂道理。
  万丽慌不择词地说,向部长,我,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。向问点了点头,但态度仍然平静,平静中略带严肃,说,我理解,我并不是现在就要你作决定,但也不能拖太长时间,三天,三天行了吧,你回去好好想想,和——他忽然停顿了一下,又说,自己好好考虑,最后给我一个答复。万丽挣扎着说,那、那向部长您、您的意见——向问忽然露出一丝难得一见的真正的笑容,说,你倒来将我一军啊,我现在是听你的意见,我要是已经决定了我的意见,还听你的意见干什么?万丽简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向问的办公室的。
  万丽回办公室时,余建芳和陈佳正在说话,见她进来,两人突然停下了,脸都有点红,万丽就猜她们是在说自己,也肯定是和她参加考察团有关,心里就有点不痛快,不就是参加一个考察团嘛,不就是十来天的时间嘛,值得她们这么叽叽咕咕吗?想起伊豆豆说的,三个女人在一起,日子怎么过?是不是应该考虑考虑伊豆豆的建议,早点想好退路了?但后来她稳了稳自己的情绪,又反过来站到余建芳或陈佳的位子上一想,也就释然了,如果计部长安排余建芳去,或者安排陈佳去,她又会怎么想呢。机关是个敏感之地,任何一点细小的变化,哪怕是临时的,哪怕只有十来天时间,但似乎也是一个晴雨表,也能预示或暗示什么。
  万丽回到办公室,大家都已经下班了,她一个人坐在空空的办公室里,心里很乱,在服装城的事情上,自己的感情倾斜斜错了,陈佳的感情倾斜也斜错了,而且错得更厉害,计部长又急着要报告看,自己的一份倒是可以连夜改出来,虽然有点违心,有点强扭自己的感情,但是有了向秘书长那样的严重教训,万丽是不可能再重蹈覆辙的。违点心就违点心吧,反正这种大的方向问题政策问题,也不是万丽能说了算的,连向秘书长都没有能力,她万丽算得了什么。再说了,计部长说得也有道理,关键是看问题的角度,你站在不同的立场看问题,同一件事情,得出的结论就会不一样,如果从国营集体的那些品牌企业的角度看,个体工商户以低廉的成本低廉的价格参与竞争,对高品质高成本的高档服装也是不公平的嘛,自己在心里圆来圆去,好歹将自己的不平圆平了些,也好歹将自己对自己的不满和内疚磨平了些。但问题是陈佳的那一份怎么办?别说计部长不知道有两份报告,恐怕连赵军也不太清楚,因为也不会有人要她们两份报告,最后上交的肯定是一份。
  万丽回到办公室,柳科长说,万丽,你怎么和李秋吵起来啦?万丽哼了一声,说,恶人先告状。柳科长说,计部长打过电话来找你,让你去他办公室一下。万丽就过去了,向计部长说明了情况,最后说,计部长,我保证没有说半句假话。计部长说,小万,我相信你,你的为人,大家都知道,李秋的情况大家也都知道,桃李无言,下自成蹊。
  万丽

气的黄色小窟窿里,一只盛满尿的小杯

回到办公室,赵军不在,陈佳正埋头看什么材料,见万丽进来,陈佳就把手里的材料交给了万丽,原来她已经拟好一份调研工作的初步设想。万丽一看,没有什么可挑剔的,心里却有些疙疙瘩瘩,张口想说,陈佳,不错啊,才刚进机关,工作积极性就很高嘛,但话到口边,突然觉得这话怎么这么熟啊,一想,这怎么像是余建芳的口气了,当初万丽刚进妇联的时候,余建芳就是这么跟她说话的,想到这里,万丽心里一凛,赶紧把话咽下去,闷在那里,什么也没有说出来,眼睛看着陈佳,竟有点发愣。
  万丽回到房间,徐英已经回来了,正在卫生间洗漱。徐英放在墙角的东西全拿走了,房间里空空的,但万丽却觉得自己的心里很充实,正品味着这种满足的感觉,徐英已经从卫生间出来了,看到万丽已回来,高兴地说,嘿,小万回来了。万丽点了点头。徐英坐在床上,拿过自己的包,从里边掏出钱包,拿出一张照片,递给万丽,小万,这是我儿子,小胖子。万丽接过照片一看,果然是一个可爱的小胖墩。
  万丽回到公司,一时没了主张,就给康季平发了个封邮件,把事情简单地说了说。自从康季平去了韩国,这许多日子来,每每碰到有解决不了的难题,她就给康季平发信,有几次,康季平也帮她分析具体情况,提出建议,但更多的时候,康季平并不能帮她解决什么实际问题,但是只要有康季平的回信,只要康季平在信上写几句鼓励的话,她就真的会鼓足勇气去迎接和解决困难。就像从前袁指导带老女排的时候,在关键的时候,比赛暂停,袁指导会面授机宜,对围在一起的队员说几句话,大家都觉得这几句一定就是秘密武器,结果电视里播出来,袁指导说:你们要鼓足勇气,要有必胜的信心。奇怪,这是什么秘密武器?连一点点实质性的内容都没有嘛,但就是这几句谁都会说的话,让老女排队员们真的鼓足了勇气,拿下了第五局,取得了五连冠。如今的万丽觉得自己也有点像当年的老女排队员,康季平就像袁指导,虽然他远在他国,虽然他不能帮助她解决任何实质性的问题,但是有他在,有他的信,有他的泛泛的几句话,万丽的信心就又回来了。
  万丽回到家,难得孙国海已经先到家了,一见到万丽,变戏法似的变出一只精致的女式手机,放到万丽面前,万丽说,你买的?孙国海得意道,凭我,需要买吗?万丽听了就不高兴,凭你,凭你怎么了呢,弄个手机回来就了不得了,真是目光短浅,只见芝麻不见西瓜。心里虽这么想着,但毕竟知道孙国海心里是念着她的,还想到替她弄个新潮的手机,也就把不高兴忍了下去,拿起手机看了看,说实在的,她也挺喜欢这个款式,情绪渐渐好起来,问道,谁送你的?孙国海说,大龙。万丽问,大龙是谁,没听你说过。孙国海说,我跟你说过的,你可能没往心上去,就是林场的那个大龙。万丽道,连林场的人你都认得?孙国海说,那是,要不怎么叫我孙半城呢。
  万丽回到家,婆婆告诉她,孙国海已经回来过了,一个朋友搬家,他又赶去了。万丽心里很乱,急于要和孙国海商量调动工作的事情,问婆婆,他说几点回来?婆婆说,没说几点

她自己也弄不明白,因为有一种感觉攫住她

里卡的名字。不管他对着这个悬崖峭壁怎样吼叫,也没有双倍或更强的回应。埃里卡站着,任克雷默尔搂着一动不动。她对被他弄成这样感到羞怯,但这种感觉很舒服。克雷默尔被她勾起欲火,哼哼叽叽在埃里卡身上扭动。他跪下来,但没放开手。他粗暴地扑到埃里卡身上,只是为了再往下滑,到一个最合适的地方停住。他用狂吻把埃里卡紧紧抱住。埃里卡站在地上,犹如一个使用多次的乐器。这个乐器不得不否定自己,因为它忍受不了一再要把它含在嘴里的许多外行嘴唇。她希望学生绝对自由,什么时候想走就能走。她坚持停留在他把她放置的地方。如果他有心情和她干的话,将会准确地在那儿找到她。她的体内开始湿润,从她这个自我的无底容器中分泌出液体,这个容器对克雷默尔来说,将不再是空的了。但愿他懂得这个信号。为了把她背朝下扔到地上,克雷默尔用他的家伙使劲顶上去。这会儿他将要软下来,她却还充满情欲。他要求埃里卡最后再来一次。因为他俩都知道,随时可能有人进来。瓦尔特·克雷默尔在她耳边发出新的爱的叫喊。
  瓦尔特·克雷默尔大步走过来,帮助他的钢琴教授穿上狐皮领的大衣。这件冬大衣他在课堂上已经认识了,它在腰间有束带,当然还有这条厚实的毛皮领子。他给母亲穿上她那件黑色波斯产羔羊皮大衣。他想把中断了的谈话继续下去。科胡特小姐现在为音乐耗尽心力,可以凯旋而归了,他马上谈起有关艺术和文学之类的适合这个场合的话题。他紧紧地吸吮她,给埃里卡嵌入一圈牙印。他帮助她伸进胳膊,甚至敢从后面把她半长的头发从毛皮领子中拿出来,整好摆平。他提出陪两位女士去车站。
  瓦尔特·克雷默尔跟在女人身后,没被她发觉。他最初十分着急,然后克制了自己。他先是决定现在不立即就打开信,因为他希望在读这封无生命的信之前,先和活生生的、温暖的埃里卡进行明确的谈话。克雷默尔觉得活的女人比一片死的纸更可爱,为了那片纸,树木不得不死去,变成纸浆。这封信我在家也可以静静地读,克雷默尔想,希望继续下去,别中断。一只球滚动跳跃,在他面前弹起来,停在交通灯旁,反射在陈列窗的玻璃上。他不让这个女人给自己规定何时读信,何时他亲自出马突进。女人不习惯于作为被跟踪的角色,没朝四周看。而她的确必须明白,她是野兽,男人是猎手。最好从今天开始而不要等到明天。埃里卡没有想到,她经过考虑的意志会有一次不能决定一切,虽然她一直是由她母亲审慎的意志所决定的,这一点已经深入她的骨髓,以至她再也感觉不出来。信任是好的,监督更好。
  瓦尔特·克雷默尔很久以来就对不习惯的学校环境感到沮丧,他觉得在埃里卡面前总像个孩子。他们的师生关系牢固得像水泥浇铸而成,爱和被爱的恋人关系则被推得很远。克雷默尔从不敢为了迅速成功不顾一切地蛮干。埃里卡从他面前逃开,关上门,并没有等他。乐队在拉小提琴、中提琴、风琴,在琴键上敲,协作者们特别努力。一般来说,人们在不懂行的听众面前越来越紧张——他们更欣赏肃穆、虔诚的面孔和凝神的表情,于是乐队对自己的演奏比往常更认真。声音在克雷默尔面前形成一堵墙,出于想在音乐上攀升的原因,他不敢去冲撞。否则,尼梅特先生可能拒绝他在下一次终场大音乐会上的独奏演出。克雷默尔被提名担当这一角色。一次莫扎特音乐会。
  瓦尔特·克雷默尔理智地把自己的心脏放进自己的头脑,仔细地思考着那些自己已经占有过并且过后以廉价脱手的女人们。他为此已向她们作了详尽的解释。为此不遗余力,不管这有多么痛苦,女人们应该学会看清这点。男人过后若有情绪,他也会选择一言不发地走开。女人的天线像触角似的在空中神经质地晃动着,女人是一种有感情的生物。在女人身上并非理智占据统治地位,这一点也反映在女人的钢琴演奏上。女人经常在暗示一种能力时有所保留,对此女人表示满意。与此相反,克雷默尔却是个对一件事情想要